李迅雷:投资要抓大放小 一个观察者与思考者的妙趣


  在中国宏观经济与资本市场发展并不算长的时间里,不管是对于金融机构,还是普通人,抑或是经济学家群体,李迅雷无疑都具有很高的人气。

  在国泰君安工作超过15年,海通证券工作超过4年,去年年初,李迅雷又开始了第三份券商工作。经济研究毋庸置疑是李迅雷重大的人生乐趣,当《投资者报》特约记者提问什么时候退休?或者换换其他工作时?他说,不管做什么,研究经济都是一大乐趣。“即便我到年龄退休了,也不会换个行业去做,我始终觉得,作为一个观察者和思考者,不管经济如何变化,我都可以去想问题去思考,始终可以发表自己的一些浅见。这正是我的兴趣所在。”

  李迅雷认为,客户更多需要的是中间产品,而不是推荐报告。比如说,为什么白酒的价格会下跌?有多少卖方食品研究员在白酒价格下跌之前就提出来了?没有。为什么没有呢?因为他的研究深度还是不够的,看到的只是表象。

  “我们一定要研究迹象的变化。”在他看来,券商卖方研究同质化太严重,要追求真正有差异化的研究,提升空间是非常大。“比如我经常讲的,做管理要‘求同存异’,要把大家积极性调动起来,拧成一股绳;做研究要‘求异存同’,一定要有差异化的东西,相同的就不要去研究。”

  对于如何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以及投资趋势?同时,新财富评选闭幕后的券商卖方研究该如何深化,当前的缺陷与不足在哪?带着这些相关问题,《投资者报》特约记者专访了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。

责任编辑:李锋

  2001年初,李迅雷就在《国泰君安证券研究通讯》上撰文:《让客户改变我们的研究模式》,提出只有让我们的研究服务通过市场化的竞争来赢得客户,研究所才能提升服务质量和竞争力。研究所此后便开始积极对外拓展机构客户,把服务重点放在以基金公司为主的机构投资者上,并逐步扩大至QFII、社保、保险、私募及高净值客户。

  投资机会与趋势如何把握,李迅雷说,现在是存量经济时代,采取的策略应是“抓大放小”,抓住龙头企业。总量经济时代是此消彼长,优胜劣汰,这是行业变化的格局,流行的话叫向头部集中,既然向头部集中的话,就要抓大放小;其次是传统产业的衰落,新兴产业在崛起,所以可以配置新兴产业,但配置过程中重点要考虑估值。

  2018年还剩最后一个多月,2019年中国经济趋势怎样?李迅雷向《投资者报》特约记者表示,经济增速将维持在6%~6.2%,主要的风险点在资产价格,包括股价和楼市的价格,要避免大幅波动。另一方面,随着经济增速下行,对企业来说,明年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速会进一步下降。

  对未来房价怎么走?李迅雷认为,中国房地产已经步入下行周期,未来能否稳住则显得非常重要。一旦房价下跌,地方财政、土地财政收入会大幅下降,现在地方政府的债务比预期还是要高,如果土地财政收入大幅下降,地方政府债务压力会进一步提高,对房地产公司来说,现金流会变差,银行的坏账率会上升,房价下跌还会导致居民还贷意愿减少,违约增多。房地产才是中国经济的核心资产,其他资产价格下跌,不会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,一旦房价出现大幅下跌,肯定会出现金融危机。

  《投资者报》特约记者 李斌

  如果从1989年开始算整个经济研究从业生涯,李迅雷已入行近三十年。而今,他似乎一直保持着儒雅风范。在从业三十年里,除最开始的几年是在上海财经大学研究所工作,其余时间全部投入在了三家券商,角色从总经济师、首席经济学家、副总经理之间变换。券商很多工作,李迅雷都是见证者与参与者,有些甚至是开拓者,比如他最早提出的转型卖方研究模式迄今仍被业内所采用。

  他谈及自身的研究方法: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,2018年宏观经济是下行的,2016年、2017年经济是往上走,对于高端消费是有利的,往下走对高端消费是不利的;同时,微观层面,可以观察澳门博彩业的毛收入变化。

  李迅雷建议,管理部门要有预案,比如房价下跌最坏情况是怎么样?一旦出现如何应对?这样能保证经济不会出现巨大波动。

  房地产要有预案 投资要“抓大放小”

  其实,正是靠着这种独到的思考,李迅雷在2006年被评为新财富首届杰出研究领袖奖。江湖上至今广为流传的是:2003年,在首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中,李迅雷当时率领的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在26个行业中取得了11个第一名,一度被称为 “本土最佳研究团队”。

  券商卖方研究要“求异存同”

  今天来看,卖方研究的未来在哪里?新财富评选衍生出的花边与诟病总会让社会对其价值有所怀疑。李迅雷告诉《投资者报》特约记者,这主要与卖方的商业模式有关系,卖方为什么功利心更强?因为要完成收入指标,以前券商卖方研究比较洒脱,主要是对内评价,这样就很难计量、考核,现在的功利心之所以强,是要体现部门能获得多少佣金收入,这是市场化的体现。

  与从业超过20年,即90年代末,以及2000年代同时期的大多数明星分析师相比,李迅雷堪称凤毛麟角,今天仍站在市场前沿、大量书写经济与资本市场的观点。与此同时,他先后主管并参与创立国泰君安、海通证券以及中泰证券研究所,除日常在思考经济研究问题外,更给中国券商的卖方服务研究提出了众多独到见解。

  “但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,也是正常的。中国毕竟还是新兴经济体,中国股市还是新兴市场,我们与别的国家仍有很大的差距,因此,作为证券经营机构要合规经营,要有理念。评选本身是锦上添花的事,不要把这个看得太重,我现在管的研究所,从来不把外部的评价作为标准,一点都没有放在考核里。”李迅雷强调,对券商卖方研究机构而言,最重要的是提高客户的服务质量,还要踏踏实实做研究的深度及广度,帮助客户解决实际问题,不是马马虎虎只推荐就可以了。

  虽然,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,但李迅雷的勤奋在业界一直有口皆碑。

  今年的“金九银十”房地产成交量显得异常萧条。根据易居房地产研究院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8年10月份,北京、杭州、深圳、成都、南京、苏州等受监测的10个城市二手房成交量为3.9万套,环比下降25%,同比下降9%。

  李迅雷:投资要“抓大放小” 一个观察者与思考者的妙趣